香港華字日報

中華民國廿陸年拾弍月伍日
丁丑年拾壹月初叁日 星期日

第弍張第肆頁

00013.jpg
00011.jpg
00012.jpg

童軍野營巡禮

參加童軍共十六旅

看誰奪得太子錦標

​ 童軍總會年會時、第十旅旅長沈茹甘君曾經對我說、「十二月四日我們在柴灣童軍營地舉行威爾斯太子錦標比賽、先生有暇參選嗎」、當時我答應了他、

 昨天他便約我和他們同乘海童軍的小汽船一同前去、

 在船上閑說着、我把「威爾斯太子錦標」的來源問沈君、他說、「當威爾斯太子卽現在的溫沙公爵蒞香港時、他用着威爾斯童軍領袖的資格、探訪本港的童軍、當時香港還沒有汽車、他乘的是轎子、轎子兩傍是掛着幅顧繡裝式的、臨別當兒、他便把那兩幅顧繡品分送給本港的童軍總會製作兩面錦標、一面給男童軍們、一面給女童軍們、各旅童軍每年都舉行兩次比賽、成績最高的一旅、可以保該面錦標一年、奪獲錦標的一旅、可以得到一張獎狀、同時得在旅旗上補上一條寸許的緞綢、綢上繡着奪標時的年份、本港童軍中、海童軍第一旅和香港第一旅(聖若瑟書院)、得過錦標最多次……」、

 當我踏進柴灣營地當兒、百多個童軍正在分頭各旅扎着各旅的營幕、

 沈君介紹我和這次比賽的總評判員駐華艦隊深海童軍總監沙利卑禮士、和其他評判員十六人相見、沙總監告訴我參加的隊伍一共有十六旅、有、香港海童軍第一旅、香港童軍第一旅(聖若瑟書院)、第四旅(馬利)、第五旅(華僑中學)、第七旅(英皇書院)、第十旅(聖保羅書院)、第十二旅(皇仁書院)、第十三旅(中央華童)、第十五旅(華仁書院)、九龍第一旅(聖安道教堂)、第四旅(施福戍軍)、第八旅(深水埔)、第十一旅(華仁分校)、第十三旅(聖德勒瑟書院)、第十五旅(東南書院)、每旅派代表六人參加、由小隊長率領、這次參加旅數目之多、在香港童軍史上、要算破紀錄了、

 我們跟着到各旅營地巡視、營幕經已紥好了、他們正在佈置營幕內的設置、

 每一旅的營地都有兩個營幕、一個是給人睡的、一個是安放食物的、營幕旁邊就是露天的厨房、那較大的營幕還可以用軍棍把它劃分、一邊用來睡覺、一邊用來放衣物、

 他們的設置很巧妙、每一件物件都可以作多種用途、他們用竹架、和繩連索小板造成桌子、也有用繩把三塊木板紥成桌子和兩張椅的、

 他們用樹枝造成水杯架、用軍棍和竹枝造成碟架、海童軍且利用數塊舢舨造成厨房的雜物架、還用它來擋風呢、

 沈君對我說「……野營的目的、是養成童軍的獨立生活、使他們假如在某一個環境下、能像野營一般、利用隨身所有、隨地所有的物件過生活……」、

 他還告訴的「……中國童軍和英國童軍訓練上的不同點、是中國童軍是集團訓練的、英國童軍是個別訓練的……」、

 我接着問他「訓練一個童軍需要多少日子呢」、

 他說「童軍的訓練程序可分初、中、高、三個階段、個別訓練、時間當然和個人的智力有關、大約初級數星期、中級半年、高級年半」、

 巡視了各營幕後、我們便跑到評判員的營地去喝茶、

 我一壁喝茶、一壁和沙總監說些關於童軍的話、我問他對於香港童軍運動的感想、

 他說「……假如訓練人員、數目增多、香港童軍必定比現在更進一步、……訓練人員多數是戰艦上的深海童軍、他們隨時需要調動、訓練工作有時便受影響了、……」

 最後我給他一個廣泛的問題、——「童軍染上政治色彩是對的麼」

 他說、「童軍絕對不應染上政治色彩、童軍運動是國際化的、你看這次荷京的世界童軍大會吧、各國童軍歡叙一堂多麼和洽、…童軍運動是跑向世界和平之路的、斷不是作某一種政治工具的狹窄、」

 童軍們忙着弄飯了、每一旅衹派出兩個童軍作厨師、因爲「厨子太多、湯也給他們弄壞了、」

 大家一律在下午八時前吃飽後、八時齊集、舉行營火會、

 營火會塲、是用石塊圍成的圓形廣塲、舉行時、全體童軍齊集、把樹枝堆在塲中、燃着樹枝之後、由最高長官、對着火光說些吉利話、作爲舉火禮、跟着訓話、訓話後祈禱、祈禱後、便是遊藝、遊藝時各人都有各人的貢献、有唱歌、有弄琴、也有跳舞、

 營火會是模倣菲洲或荒島上土人們、欣賞大自然的野火歌舞會而來的、四五個童軍、披着毡兒扮成紅印第安人、出來跳舞、「冬!冬!冬!冬!冬!冬!、的鼓聲好像在樹林裏、同土人們混作一塊似、

 這樣美麗的自然景色啊、都市的冗俗生活我遺忘了、

 一塲充滿愉快的營火會到九時半才終止、

 十時熄燈就寢、靜寂的曠野、祇有十餘個守衛的童軍在站岡守夜、

​ 明天(今日)的秩序、六時半、早起、八時、宗教集會、八時半、早餐、十時、升旗、早禱、十時十五分、檢閱、跟着童軍課程試驗、下午一時、午餐、二時、營幕檢閱、三時、宣佈比賽結果、四時、茶會、茶會之後、整裝候令開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