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華字日報

中華民國廿陸年拾弍月廿壹日
丁丑年拾壹月拾玖日 星期弍

第弍張第肆頁

00009.jpg
00011.jpg
00013-2.png
00013.jpg
00012-2.png
00012.jpg
00008.jpg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滬童軍服務團昨北上

誓以最後一分力一滴血完成任務

港童子軍送行慷慨高歌情緒熱烈

  昨天下午一時、在合一堂的大堂內、會見着中國童子軍戰時服務第一團的兄弟、這一羣忠勇純潔的青年男女壯士、都在大上海淪陷後、始兼以南下、轉赴粵漢路沿綫工作、才路過香江、稍作逗留的、

​  在這陽光不大充足的禮堂底右方角落裡、活躍着三三五五的人羣、都在整理着各個的行裝、準備當天下午、隨隊離港、他們有着堅實的肌肉、精靈靈的眼珠、敏捷的動作、通都可以預期一個個都是堅忍有為的壯士、

  領隊鄭慶□、和副領隊汪樹□、是患短□的廿六七歲的青年人、很熱誠地招待我們在一張□上白色台布的長桌四週遭、大家□有客氣的語調、只有熱烈□爽□□互相以由衷的話吐露出來、

  「我們在上海三個月的工作當中、抱着四個目標、㊀前後方的聯絡、㊁救護傷兵難民、㊂宣傳和慰問、㊃參加便衣隊、防止漢奸」、鄭領隊開始向我們報告過去的經過、「在我們工作當中、每每見到敵人的殘忍手段、去月、南京三十萬的難民、露宿街頭、悲悽無告、可是敵人不准許任何慈善的團體進去救濟、這種種苦況、使人不忍見、不忍聞、但我們為着□清數百年的血債、是準備忍受任何的痛苦的」、鄭一口氣地說着、從他的眼睛閃動中、似乎是盡量的找尋過去一件一件悽慘的印象、

  剛巧一位隊員拿一封信給他、從這位團員立正時所發出的皮鞋的聲音、打斷他的話柄、這位團員一切的動作都是軍事化的、後來他告訴我們、服務團的訓練是採取軍隊式的、

  看過信件後、他繼續為我們講幾個前方將士的悲壯史實、

  「三個月的經驗裡、儘可見敵人的殘暴、我國將士的忠勇作戰、和民衆熱烈的情緒、當八百孤軍死守四行倉庫的時候、數萬民衆、扶老携幼羣至探望、即外國婦人、和窮苦的賣□餅者、也紛紛送粮食香煙等前往、可見一斑、雖然結果是不能送達、但他們的熱烈、實是使人悲奮流涕」、

  「單靠戰士們忠勇抗戰是不够的、我們應該動員民衆、訓練民衆、使全國民衆的精神武裝起來」、

  稍微的頓一頓後、鄭繼以興奮的語氣、說道「本團同人誓以最後一分力、一滴血、完成我們的任務、同人等均係服務于上海的、此次深感我們青年責任的重大、放棄職業、出來從事這種工作、本團相信將來重返上海的時候、當是中國國旗重復飄揚於大上海的一日、」鄭用上面一段話結束這一次的報告、看時計已兩點鐘了、記者為避免躭擱他們寶貴的時刻、于是告辭、

  不久、他們也整隊渡海、乘廣九車向廣州出發、此間各校童子軍代表、多到站歡迎、情緒異常熱烈、在「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底雄壯歌聲後、「中華民國萬歲」之壯烈呼聲、遂如春雷突起、時屆五點、這一列快車開始移動、終至不見了、這一羣站上的青年、還屹然不動、他們底心靈、似乎被那前進的青年吸引着到前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