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工商日報


中華民國廿八年十二月四號
己卯年十月廿四日 星期一

第三張第三版

00022.jpg
00019.jpg
00020.jpg
00021.jpg

越僑童軍服務團

征途日記

戰地來鴻

越南華僑青年童軍戰地服務團、第三批一行十五人、日前由越經港入內地、現已抵達翁源縣、該團副團長陸鵬氏、業已電呈軍事當局請示、候命派往前方工作、該團沿途經過淡水、惠陽、河源各縣、備受當局及民衆歡迎愛護、各團員均感興奮、日內卽可奉命出發前方工作、本社頃接該團第三批中隊長鄭國魂由翁源寄來「征途日記」一篇、內容紀述該批由港入內地經過情形甚祥、茲將原文錄后、

十月廿二日清晨四時、我們全體同志、在香港廣泰來旅店、用了早膳、馬上便要出發上了征途了、

在集好隊以後、張副團長對我們舉行着莊嚴的訓話、他說「各位同志、現在就要進入內地去了、諸位由越南跟我到了這兒、現在又要和我跑到戰地去、諸位這種愛國家、愛民族、服從命令、遵守紀律、肯負責任的大無畏精神、實在值得人們敬佩、我任你們的領導者、亦就感到精神上的安慰、和相當的榮幸、在這裏將進內地的時候、我特別希望諸位本着以往精神、愈加努力、爲我中華民族爭取最後偉大的光榮」、所以這麼一來、便添了我們無限的興奮、寒風陣陣的吹來、又似乎在歡迎我們一樣

小汽輪榜岸了、我們一齊跑進九龍月台、買了車票、我們便上了火車、座尚未暖、那火車便很快的向前駛了、沿途都很順利、十時半、抵某地、僱了一個挑夫担了行李、向淡水步行前進、下午六時到達淡水、找尋鄉公所、向一位百姓問路、那位鄉人、年已差不多五十多歲了、他老人家一知道我們是海外歸來服務的華僑、便表示十分敬愛的樣子、且極願意作我們的鄉導、我們因爲不願勞擾他老人家、說了一聲謝謝、便要自己的跑了、誰知他老人家萬萬的不肯、一定要帶我們同到區公所去、他說、「諸位棄了海外優良的生活、風塵僕僕返國服務、不怕辛勞、引路是我應當盡的義務、况貴同志在不久以前、在這兒隨軍參加抗戰工作、爲我敝鄉服了不少的辛苦、甚且有的因此壯烈犧牲、這種偉大、實在使我們淡水民衆的腦海永遠不會忘記了片刻呢」、結果、我們只得感他盛情、跟在他後面跑、行不數步、那被炸毀的民房映現在我們眼前了、唉、血漬遺痕增了無限的痛心、他突然用手指着炸燬的地方對着我們說、「這些這些都是那慘無人道的行爲、這間房屋、一家數口、在炸彈下完全犧牲了、那邊的老婆婆有三個孩子、因爲不肯給人利用、都作槍下鬼了、諸位你想痛心嗎」、我們聽完了、只得用溫存的態度來安慰和勉勵他老人家、不一刻、我們到區公所、坐了片時、因爲駛往惠陽的帆船在夜間起行、我們就搬到船裏去睡了一宵、倒很舒暢、十月廿三日早、帆船由淡水向惠陽駛進、晚停泊於鹿頸鄉、夜睡帆船中、十月廿四日繼續揚帆、下午抵達惠陽縣、登岸後、到難童教養所休息一會、適逢中國國民黨的惠陽縣黨部書記長何澤宏先生、蒙他熱誠招待、并介紹我往見縣警察科長賴福南先生、和科長談了片刻、由其警長戮力爲我們尋妥了搭往河源的船位、并安置我們在警所內休息一會、他們的盛情、實在值得我們的感謝、晚上、輪船夜駛、我入了睡鄉、

十月廿五日起身時、見船因避免空襲、日間不敢開駛、停泊於水口鄉、洗潄後、舉行早會、討論一切應興革的進行工作、會議差不多完畢的當兒、合唱一首「義勇軍進行曲」、歌聲抑揚、響冲雲天、會散後、我因爲受了歌聲的激動、作了一首抗戰行的五律詩、詩是這樣的寫着、「……………、抗戰甘拋頭、不顧生死身、肉搏爭族高、戰鬥風正熾、踴躍胆氣豪、國民應報國、功成稱賢勞、勸君前進去、共搗入賊巢、……………、中華發怒吼」、寫完了詩、我和幾位同志上岸入鄉、逛了一會兒、鄉雖然是一個小小村落、但是抗戰的情緒極濃厚、無疑的是受了當局的優良的訓導

十月廿六日、船泊青塘埔、中午、我們開了一個「戰地工作檢討會第一次週會」、討論的題目是「戰地宣傳方法」、結果、表决進行之辦法如下、「戰地宣傳方法」、1、文字方面、(一)主編「戰聲壁報週刊」、(二)廣貼抗戰標語、2、言語方面、(一)設演講場、(二)民衆談話宣傳、3、音樂方面、(一)街頭教導民衆唱歌、4、藝術方面、(一)抗戰漫畫、(二)街頭劇、5、教育方面、(一)街頭教育、(二)設義務夜學、(三)國語戰時班、6、故事方面、(一)設場講述故事、激動民衆愛國心、

第一個題目討論完畢、正要討論第二個題目的時候、忽聞緊急空襲的警報、不得不暫時散會、跑到樹林裏去疏散、避免日機的目標、警報解除的時候、日色已晚、用膳開晚會畢、卽寫些日記詩文什感、又過了一天、十月廿七日泊藍田、入鄉走了一遍、參觀某小學、規模雖不甚宏大、可是紀律森嚴、實施着戰時的教育、所以學生們腦海的中、差不多個個充滿了抗戰的情緒、

十月廿八日上午八時左右抵河源、由公安局長的紹引、住於鄺家祠內、下午三時、河源日報專訪曾玉安君來訪、我和他談了「越南華僑救國動態」、及「我們返國的經過的詳情」、曾君對越南的華僑甚表示敬佩、十月廿九日早膳畢、和黃劍秋同志走了縣內一遍、壁報呀、標語呀、等等文字宣傳、充滿各牆壁、……………、當然比經過的地方更濃厚、十月三十日晨五時、由河源縣整隊繼續步行前進、走過九十多華里的高峯、晚宿於燈塔、十一月一日起身後、再向前行、下午抵達忠信鎭、由區長的引導、宿于一間尚未開張的旅店、十一月二日、本來可以繼續前跑、同志患了毛病、不得不暫且休息等着他、張副團長卽電告總司令部、總司令部令我們在忠信鎭等候、派車接送到翁源去、所以我們在忠信住了數天等候、十一月五日晚、有一連由潮汕開到的新兵、因謂找不着相當的地方住、向我們商量、結果、我們搬到隔間的旅店去、把那空濶的地場讓給了他、

​連長徐鉉向張副團長要求我們派幾個潮籍同志、對新兵講話、結果答應了、派黃劍利、陳秋、黃凱波、和我、對新兵講話、我們陳述了許多戰時人民應服兵役的義務、用種種的話、激動其愛國心、勇敢心、促他們把參加抗戰苦幹耐勞的偉大精神、更加發揚、結果、他們都極興奮、鼓如雷的掌聲、高喊着「………………………………………」、十一月七日上午、我們乘着司令部的車、向翁源進發、晚上抵目的地、現在張團長已電呈請示、經已得到覆電、着候令出發工作、相信日內當可到前方服務去、